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好彩大全 > 蟾酥 >

端午时节话药俗(上)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蟾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端午时节。天气闷热,暑毒盛行,各种疾病进入高发季节,从战国时代起,古人视五月五日为“毒月”、“恶月”、“恶日”,为除毒、辟恶、祛邪,采百草,沐药浴、饮药酒、食药膳,以应对自然节令变化滋生的的疫疠之扰。

  端午时,各种草药长成而未老,正是采药的最佳良机,所采草药药性好,疗效佳,千百年来,深受民间青睐,从南北朝起,许多地方选择端午节鸡未鸣外出采药,以防疾病。南朝粱人宗懍《荆楚岁时记》:“是日竟采杂药,《夏小正》:此日蓄药,以除毒气”。又说:“五月五日鸡未鸣时采艾”。“又有斗百草之戏”。那时每逢端午节,鸡未鸣,人们外出争相采摘药草,聚积中草药,以防病保健。

  到了唐代,孙思邈在《千金翼方》中多次重申采药的时间、产地的重要性,他说“夫药采取,不知时间,不以阴干暴干,虽有药名,与朽木不殊”。端午采药成为时尚活动。韩鄂《岁华纪丽》:端午日“结庐蓄药,斗百草”。所谓“斗百草”:是端午节采药人以百草为比赛对象,或斗百草的药性,或斗百草的产地,或斗百草的真伪……是一种饶有兴味的鉴别中草药的知识竞赛。斗百草就必须具备能眼观、手摸、鼻闻、口尝等等简单易行的识别百草的能力,否则就无法“斗”。显然斗百草是端午采药之俗勃兴的产物,也是普及、提高、鉴别中草药、促进中草药事业发展的重要措施。

  端午采药之俗到了明清时代,中午采药,粲然大备,民俗认为午日午时,太阳最烈,这时百草都是药,称为“草头方”。这一民俗事象在地方志中多有记载。明弘治《太仓州志》“午时收百草为药”。

  五月是毒月,古人有五月捉蟾蜍之俗,以毒攻毒,变毒为药的智慧。各地于端午节,特别注意捉蟾蜍来制药。蟾蜍为五毒之一,身上毒汁自古就可入药,蟾蜍皮肤疣内分泌的白汁,称为蟾酥,具有清热、消炎、解毒的功效。捉蟾蜍,有的地区是为取蟾酥;在更多地方,是将块墨填入蟾蜍口中,合成疗效更好的消肿止痛药。如河北枣强等地,这日捉蛤蟆,作治天花毒疮的用药。

  端午采药之俗时至今日,陕西、山西、山东等地区依然流行。陕西汉中、安康地区,于五月初五这天,一大早东方发白,家家户户上山采集菖蒲、艾叶、夏枯草、金银花、土黄连、香菇、柴胡、贯中等,作夏季饮料。并将艾叶、菖蒲挂房门口,以防病疫。汉阴县人,把端阳节看成是一个“驱毒避邪”的节日。

  端午采百草是良风美俗,早已走出国门,朝鲜在午时采益母草,狶蔹草“晒为药用”。日本将端午采药称“药狩”。越南端午采百草治外感,阴虚之病。

  端午节采百草,可以合成药丸,亦可熬成药膏,或熬水沐浴,或入酒,或与主食配成药膳,这是几千年来行之有效的防疫保健措施。

  早在先秦时代,当五月盛夏百虫滋生、疾病流行之时,人们煮兰汤沐浴以祛病除灾。所以端午节又有“浴兰节”之名。《大戴礼记》云:“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也”。屈原在《楚辞·九歌·云中君》说:“浴兰汤兮沐芳”。意思是用兰煎水沐浴。

  成书于西汉,托名神农氏的《神农本草经》中记载:“兰入药,四五月采,辟不祥,故齐(斋)以事大神也。”在端午这一日用兰汤沐浴,祛除不祥,祛病防身。可见汉代人对兰汤沐浴习俗十分重视了。唐代药浴之风大兴。韩鄂《岁华纪丽》:端午时节为“浴兰之月。”

  明清时代端午节除兰汤沐浴外,还有采菖蒲、艾草,立即烧水洗澡。《帝京岁时记胜》载:“端阳日,蒲艾曝干存贮,用以沐浴,兼洗冻疮。”当时人们就在端午采艾叶、菖蒲、金银花等煎水沐浴。甘肃静宁、礼县、陕西镇巴等地区风俗,端午采百草熬热水沐浴以去疮毒。陕西汉中、安康地区端午节清晨家家忙采百草,晚上用艾叶、菖蒲、花椒、千里光、蒜皮等熬药水,为孩子洗澡,以此驱邪消毒,防病、健身。湖南民间有“洗端午澡”之习,民谚:“洗了端午澡,一年身上好”。每逢端午节,采百草,或买草药如艾叶,菖蒲、大蒜、金银花,车前草、鱼腥草等药用植物,熬水洗澡,即为“洗端午澡”,可以清热解毒。贵州地区端午习俗,清晨男女老幼去野外游玩,中午,手抱花草,晚上回家将花草放入水中煮开洗澡,老人称“游百病”或“洗百病”,不洗一年到头不吉利。

  沐药浴之俗,至今未泯,药浴已成为遍布城乡的新兴产业,方兴未艾,前景广阔。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chansu/1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