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藿香 >

薄荷不止在清凉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藿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几乎都知道薄荷。翠盈盈的薄荷秧子似灵秀的小蛇,自由生长在房前屋后的空地和菜畦边,看起来很养眼。它貌似杂草却生命力极强,你种上一回就不用管了,家薄荷与野薄荷彼此纠缠和蔓延着,落地生根越长越多。但豫人不习惯拿薄荷做蔬菜和调味品食用,视它为居家必备的去火良药。话说“偏方气死名医”,怀府人曰偏方为备方,有时候人无精神眼皮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女人便会随手揪一片薄荷叶子贴在眼睑上。平常日子,也有人偶尔拿晒干的薄荷泡水喝。农家的门头和窗台上,农产品也是俏皮的装饰品,主人常常漫不经心却很写意地挂起辣椒和大蒜辫子,线绳穿的干豆角、南瓜条等,再就是挂人字形的荆芥籽和薄荷秧了。

  本草中有个既有趣又有品位的香草文化,包括薄荷在内,供食用、药用,或集观赏、熏香及提炼香水香精为一体,分布在名目繁多的植物品类里。而薄荷自身的品种和近亲也多,鸡苏和留兰香等,都是薄荷不同的名称。从格物意义上认真地说起来,假如藿香与紫苏为天生的一对姐妹,那薄荷和石香菜自然也是一双欢喜冤家,二者最容易混淆,是一团抖不开、理还乱的乱麻。芫荽现在被直接称为香菜了,但古时候很长时间里,芫荽就是芫荽或曰胡荽,香菜指的却是石香菜。石香菜生长和食用的范围,至今好像只局限在中原地区,特别是豫中的漯河、许昌、周口一带,当地人夏天把石香菜和大蒜捣碎了拌面条吃,还有凉拌核桃仁儿作下酒菜的。南方人则通常把薄荷入馔,特别是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最喜欢用薄荷,薄荷是重要的调味香菜。行走云南、广西和贵州一带,吃米线、米粉离不开薄荷,贵州人吃乌江鱼吃花江狗肉,都要用整棵的薄荷苗下锅里,他们爱薄荷,直接把薄荷叫做“狗肉香”或“鱼香草”。东南也有吃薄荷尝鲜的习惯,初夏时候掐薄荷叶子摊面饦。而阳历八月初的东北,我在漠河县城的小饭店门口看草,河边有芦苇菖蒲红花蓼草,河岸上野生薄荷开细紫花。老板自家的菜畦边,一丛碧绿的薄荷,和一丛青绿的藿香对着脸儿生长,薄荷的花一节一节,藿香是蓬蓬勃勃的穗花,都是紫花。还有一次在黄河源头的甘南湿地,眼前的黄河是清水河,乱石之间竟然也有开花的野生薄荷,让人不能不惊叹薄荷的分布广与绵绵不绝的生命力。有意思的是,类似薄荷,诸多可作为调味品食用的香菜,如鲜活的紫苏、藿香、荆芥、石香菜,古人说的兰香和香薷,外国流行的罗根、牛至、迷迭香等,它们一色都是唇形科植物,蓬蓬勃勃地混合在一起,仿佛是母系社会里的一个大力女神,远似我国红山文化遗存中丰乳肥臀的女偶像,其生育力极强,有一大群活泼的儿女,模样差不多,年龄也挨得近,再加上若干挂名的干女儿,一不小心,连她自己也会闹糊涂认错人。唯其如此,才呈现世俗的热闹和欢乐,方可以装点并衬托出以薄荷为代表的香草家族繁衍的兴旺与发达来。

  薄荷是香草和良药,也可以作为香菜和蔬菜,薄荷的故事说不完。薄荷的传奇中,与猫狗还有一说—周王的《救荒本草》记薄荷,猫食之即醉。李时珍具体引用了前人陆农师的话:“薄荷,猫之酒也。犬、虎之酒也。”而晚清吴状元考据的功夫最到家,他援引西晋学者束皙的《发蒙记》说:“猫以薄荷为酒,谓饮之即醉也。”此外还有一种说法,人若被猫狗抓伤或咬伤了,可以取新鲜的薄荷叶子捣烂涂之。这样的传说听着颇荒诞,我家虽然有猫有薄荷,但舍不得也不屑拿它们和我自己来做一番死去活来的恶作剧式的试验。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hexiang/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