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礞石 >

化橘红“现代化”与传承不冲突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礞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多谢你知道我讲普通话不太顺,让我用化州话接受采访。”近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化橘红中药文化”省级代表传承人、李氏橘园24代传人李锋向南都记者表示上述感谢。

  今年60岁出生于广东化州的李锋,可谓“从出生起”都在与化橘红打交道,作为化橘红文化传承人且是当地企业经营者,李锋也是备受各方关注。她向南都介绍,就在当日上午,政府相关部门就到她的企业进行调研,而调研的内容大部分都离不开“化橘红”。

  “化橘红作为我们家族的产业,又是非遗保护项目,作为非遗传承人我更加责无旁贷,带头将这个项目保护起来。”李锋表示,在保护化橘红文化中,她即是“尊重传统”将其文化内涵最大限度保护,但她又“打破传统”将技艺传授外人,并用现代化手段对化橘红进行生产,“因为在我看来,化橘红的‘现代化’与非遗传承之间是没有冲突的”。

  相传晋朝(可能为东晋)期间,当时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罗辨(世称罗仙翁)来到罗江边,当时他步履轻浮,一步一喘,喉咙里更感觉“火燎”。此时他看到身旁小石坑有点积水,顾不上干净与否,罗辨俯下身去对着石坑里的水就喝,几口水落肚,他感觉浑身舒坦咳嗽渐止,喉咙痛竟然好了。心生好奇的罗辨低头仔细一看,发现石坑中的水青黄青黄的,水面漂着不少的花,这些花都是石坑上一棵老树掉下来的,那棵老树正是橘红老树。对此,罗辨认为,现在有不少人犯了咳嗽病,何不将橘红广为种植,为天下人治病?主意一定,罗辨在紧挨老树的地方搭起了一间草庵,他用橘红花、橘红果,不知治好了多少咳嗽病人。后来,州民为了纪念罗辨护橘、植橘之功,便将罗辨尊称为罗仙翁,“罗仙植橘”的故事也成为化橘红诞生的传说。

  李锋,女,1957年出生,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化橘红中药文化”省级代表传承人,李氏橘园(李家园)24代传人,化州化橘红药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除其所代表的化橘红文化被认定为省级非遗外,化橘红炮制工艺也被认证为“广东省岭南中药文化遗产”。在传承化橘红中,李锋一直秉承李家祖训,要一丝不苟把“祖传之技世世代代地传递下去”。

  资料显示,化橘红以前称为化州橘红,是一味应用历史悠久的中药材。根据中药道地药材(在特定地域通过特定生产过程所产的药材,经过中医临床长期应用优选)理念,正宗的化橘红产于化州,而且产量极少。

  据南都记者了解,关于化橘红诞生的故事可谓“众说纷纭”,诸如“范公识橘”、“州官治咳”、“鸟送橘种”等都是化州当地人耳熟能详的橘红传说。不过李锋更为认可的是晋朝“罗仙植橘”的故事。

  “如果从晋朝开始计算,我们化橘红的历史已经超过了1600多年,自从罗仙翁种橘之后,化州当地就开始发动农民种植化橘红,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李锋介绍,化橘红的鼎盛时期是在明朝,而在化州当地更是诞生了“化橘红四大庄园”:陈家园、潘家园、黎家园和李家园。

  “后来因为生意和历史原因,陈家园和潘家园在清末民初就没有再种橘红,而到后来2006年,黎家园的化橘红产业也因各种原因停产,因此化州如今就剩下我们李家园(又称李氏橘园),而我就是李氏橘园第24代传人。”

  谈及李家与化橘红之间的“交集”,作为后人的李锋如数家珍,她表示从明朝成化年间(1486年),化州李家就开始栽种、加工、炮制化橘红,后来在清朝初期,李家从化州犀湾搬至杨梅,并辗转至化州宝岭东鏖,“李氏橘园”从那时定址并延续至今。

  “其实让李家园化橘红‘响彻化州’的是家族独特炮制工艺,当时我们祖先发明了一个特别的化橘红烘炉,能在当时最大程度保证化橘红的药效。”在李锋提供的资料图片中,南都记者看到一个如同灶台、呈长方形由土堆建而成的“烘烤炉”,但相比灶台其烧柴火的风口做得特别大(以便观察火候)。不过李锋也遗憾表示,因为人为破坏和洪水原因,这个祖传烘炉已经报废。

  “虽然李家以前几乎每个人都掌握炮制化橘红的工艺,”但在李锋眼中,家族里面做化橘红最好的人是她爷爷李智昌,当时李智昌不但继承了李家化橘红的烘烤“绝技”,甚至在化橘红种植选土、选果等技术造诣颇高。1922年李智昌生产的化橘红以“李家园”名义参加广东第二次农品展览会,并获得最优奖,让李家园化橘红从此“蜚声中外”。

  1957年,李锋就出生在这个以化橘红称道的家族中,诸如其他传承人一样,小时候的李锋受爷爷李智昌及家族影响,开始迷上了化橘红。不过几乎与此同时,因上世纪中叶那段较为“特殊”的历史时期,李家园以及当时仍然存在的黎家园都逐渐停产化橘红。

  “那时候我在清远读完书出来参加工作,家里的化橘红基本上是‘没得做’,但是我爷爷为了秉承‘将化橘红世世代代传下去’的祖训,又看在我是长孙女,且从小特别听话,于是他冒着巨大风险,将化橘红的技艺悉数传授给我。”至此,时年不到20岁的李锋就跟在李智昌身边学艺。

  不过学习制作化橘红并非“一帆风顺”,李锋回忆当年学做化橘红最难的三个步骤就是选土、烘烤和发酵。以选土(选择种植土壤)为例,“由于当时没有什么测量土壤的仪器”,李锋只能通过“眼观土色、鼻闻土味”来判断土壤是否为种植橘红的“沃土”,这一学就是好几年;而李家祖传的烘烤工艺,由于可以用肉眼观察火候以及温度计帮助,因此李锋在不到1年就已掌握。

  “但是我觉得,化橘红最后的发酵工艺是一门靠‘经验’的技艺,因为化橘红质量好不好,发酵程度是其中一个决定要素,我花了好几年时间,通过不断试错积累,才得以掌握。”最终经过近10年的努力,李锋总算将生产、制作化橘红的手艺全部掌握下来。不过在当时,李锋即使学到化橘红的制作手艺也“无用武之地”,而在80年代,年近90高寿的李智昌去世。

  随着时间推移,化橘红“重出江湖”迎来契机,2000年初,化州当地政府号召当地农民重振化橘红产业,对于有“化橘红基因”的李家园迎来了发展机遇,当时李锋与其他家族成员出资成立公司,并一口气就承包了差不多2600亩土地种植化橘红,“当时我先生甚至开玩笑跟我说:李家园复兴的时代开始了。”

  资料显示,化橘红作为传统中药材之一,其药用功效主要为止咳化痰、治疗风寒咳嗽,并且对久咳、气管炎及哮喘等有显著治疗之效。古代文献以及医学著作中,对化橘红功效描述也非常明确:乾隆13年《化州志》记载:“化州橘红,有种二有红白瓤之分,即柚也,岐黄家用以利气化痰功倍他药……愈陈愈良……”清朝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记载:“化州橘红,治痰症如神,消油腻谷食积,醒酒宽中……”

  在明清时期,化州橘红,每片真者可值一金,但是要获得“真者”化橘红,在李锋眼中并不是易事,她向南都记者介绍,制作化橘红工艺繁多,从选土、选苗(嫁接)、采收、清洗发酵、压制、切丝、烘烤、筛选再到包装,每道工艺都决定了化橘红的质量。

  “就以选土为例,化橘红主要生长环境为丘陵地带,土壤为含礞石的赤红壤,当然相比以前‘眼观’‘鼻闻’,现在我们采用土壤化学分析法来判定土地性质;在选土后就是选择种植种苗和种木:种苗一般选择抗病能力强、耐寒且挂果率高的芽条,然后再选择以柚树(但柚树容易招惹昆虫天牛)、柠檬或红江橙作为种木,然后等待至来年2月到3月,即可采收。”

  李锋解释,优质化橘红果实表皮上长满了金色绒毛,这类化橘红的优质上品,即使是副毛果(次品),表面也隐约见到散落稀疏的毛,“而且化橘红的营养成分含量并不是与其果实个头成正比”,因此在采收期间,李锋对化橘红果实抽样使用部分科学手段检测,如今她对每个大大小小化橘红的营养成分都了然于胸。

  而在各项流程中,李锋认为制作化橘红最关键也是他们家族最擅长的,就为烘烤部分,因为烘烤会将化橘红由原材料向中药饮片“转化”,“不能出任何差池”,尤其李锋一直坚持使用柴火对化橘红进行烤制,在火候上要切换使用武火、文火和熄火。不过话至此,李锋也向南都记者笑言:“当然火候使用和时间属于家族‘秘方’,而且没有烧过无法体会,所以就不能讲太细。”

  不过,从李锋提供的化橘红成品中,南都记者也看到李家的烘烤功力的端倪,在成品的饮片中,化橘红析出一股如柑橘类水果以及烘烤木味的独特香气,外观因陈放氧化与烤制后呈棕褐色,饮片坚韧没有烘烤后的松散脆裂,置入水中时,化橘红饮片如海绵般膨胀并沉入杯底,水色为晶莹的棕褐色。

  正如实现丈夫那句“李家园复兴”的玩笑线年“重操故业”后,她的化橘红也越做越大,种植基地也从当初的2500亩扩展至1万亩,种苗基地200亩,并且投入大成本按照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对化橘红进行生产,并且李锋的公司也在同期与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合作,建立谱效结合的化橘红质量控制标准。

  而李锋所坚守的“化橘红中药文化”也得到认可。2009年,李锋的化橘红炮制工艺成为全国首家被认定为“广东省岭南中药文化遗产”,2012年化橘红中药文化也被批准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李锋也成了这项非遗的省级代表传承人。

  不过即使被评为省级代表传承人,李锋的生活依然没有发生太多变化,而且比以前“变得更忙”,除了日常经营公司和指导生产外,60岁的李锋几乎走遍化州每一个山头去选取适合种植药草的土壤,而且一有时间,她也会接受橘农邀请,到其他化橘红种植园去指导种植。

  正如所有非遗传承一样,化橘红中药文化也曾经面临过后继者的问题。不过让李锋欣慰的是,李家的家族年青一代在化橘红的感染下,纷纷学习化橘红制作工艺,她的儿子甚至辞去了“一份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跟随她学习化橘红的制作技艺,“如今我儿子已经把化橘红所有制作技艺都学会了。”

  不过化橘红作为李家传统的家族手艺,在常人眼中“自然是一门传内不传外”的秘方。李锋也向南都记者坦言,此前李智昌在教她技艺时,就作出过“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告诫,要求她不能将秘方外传。不过李锋表示,作为一个现代人而且是非遗项目的传承人,“我有义务将技艺传授出去。”

  “例如我们工厂负责烘烤和炮制的工人,在我传授下他们基本掌握了化橘红的炮制工艺。另外像一些果农,我也会把家族祖传的一些选土技巧和虫害防治方式教给他们,另外我一年也公开传承四次,每次都有50多个人接受我的传承。”李锋坦言,她对传承可谓“尽力”,“如果按照爷爷对我说的‘要一丝不苟把祖传之艺世世代代传递下去’,实际上我就在做这样的事。”

  在此前南都记者对部分非遗传承人采访中了解到,非遗保护最核心的就是“原汁原味”,即按照《非遗法》规定,用传统技艺对非遗进行保护和延续。但李锋对化橘红进行了工厂化和公司化运作,这种“工业化”是否与原有保留非遗的方式产生冲突?面对此疑问,李锋向南都记者明确表示,就化橘红而言,工厂化生产与非遗传承是没有冲突的。

  李锋以化橘红的压制工艺为例,她表示是她丈夫按照李家祖上的压制技艺手稿,结合现有技术手段将其机械化,“只是利用电动手段代替人工压制,并不会多少影响化橘红质量。”她又以祖传烘烤工艺为例,她改变的只是将过去烘烤用的泥砖炉转变成现代的金属烘烤炉,并采取节能、环保等方面处理,但核心燃烧的还是柴火,“只是增加了温度和火候控制”。又如选土、保存等,即使增加很多现代化的环节(包括建仓库、使用土壤分析仪器等),“但内在的传统并无太多改变”。

  “从化橘红中药文化内涵来看,我虽然做了很多现代化改进,但其内涵一直是祖上传下来的。在我看来,这种古今结合的形式,既做到‘有产量’‘有药效’,但又不会失去非遗的内涵。”李锋如是说。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mengshi/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