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礞石 >

清宫御医的拿手方子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礞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清代宫廷医疗经验的特点很多,崇尚实效,辨证施治,广用经方及通腑治法方面,案例尤多,可谓丰富多彩。

  清初名医徐灵胎曾云:“仲景制方,方之治病有定,病之变迁无定。”故强调临证要知常达变。由于为统治阶层疗疾,清宫医疗一般均以实效为上,在经方之变通应用上,取得较好效果。

  如嘉庆朝华妃娘娘病“停饮受凉之症”调治后虽有好转,但以因“肝阴素虚,气怯身软,胸胁有时作痛”乃以桂枝汤合当归芍药散加减治疗,名为“益气建中汤”,取得良好效果,后以缓肝养荣丸调理收功。

  按:桂枝汤虽为辛温解表轻剂,实乃调和营卫之和剂,其变方小建中汤及黄芪建中汤尤为治“虚劳”之名方,故有“理阳气当推建中”之说,宫中用之者不少见,如乾隆朝成滚扎布将军年老“正虚水气凌心”,用黄芪建中汤加减治疗取效。

  乾隆朝禄贵人用桂枝汤合二陈汤加减治“内有停饮,外受微寒”亦验。慈禧用苓桂术甘汤(桂枝用肉桂)“以助脾气,化水饮”。

  光绪朝佛佑夫人肺痈,先用葶苈大枣泻肺汤合泻白散治疗,病势稍轻后,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合玉屏风散“益气和表养肺”,均不失其调和营卫之意。

  麻黄汤为仲景最辛温逐邪发汗峻剂。咸丰朝丽贵妃服麻黄汤加味治疗“外感风寒”取效。

  麻杏石甘汤为仲景所创之清上焦热、解表止咳定喘名方,乾隆朝循嫔“脉息浮大”,“肺胃有热,外受风凉,以致咳嗽有汗,发热声重”,用此方合橘枳姜汤加减,三天后病情即得以控制。

  白虎汤类方及柴胡剂,清宫亦很常用。如慈禧之用加味白虎汤治“咽喉舌干,口渴引饮,时作咳嗽”。

  用四逆散以疏肝和胃:隆裕之用四逆散加味治疗“胸胁作痛,食后身倦”,以调气和胃。

  又如瑾贵人之用大柴胡汤及截疟七宝饮或达原饮合方治疗疟疾后“痰饮滞热”、“阴亏脾弱”,合经方时方于一炉,颇切合实际。

  清宫对泻心汤类方亦多化裁应用。如光绪朝总管崔玉贵鼻衄,先后用大黄黄连泻心汤及犀角地黄汤加减治疗后好转。

  又如宣统朝端康皇贵太妃气道郁结,胸次堵满,夜间微疼,时作烦急,以旋覆代赭石汤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治疗。

  道光朝顺常在因“脉息弦数,原系肺胃热盛,外受风凉,以致恶寒,胸胁胀痛,牙龈宣肿牵引咽喉作痛,饮食难下”以“瘟热过盛处擦玉露霜,内服柴葛陷胸汤”治疗,套用了小陷胸汤全方,次日即取得显效,咽喉肿痛渐消。

  嘉庆皇帝脉案载五苓散配方云:“皇上用五苓散二料,云苓八钱,炒于术四钱,泽泻六钱,猪苓六钱,紫油桂八分去粗皮,共研细面,再服一钱焦三仙汤送下”,虽未云证候,但配方颇好。

  嘉庆朝二阿哥患“红白痢”,以香连胃苓汤治疗,次日获显效。慈禧之用苓桂术甘汤治疗“水泄水气作鸣”,并曾以猪苓汤、文蛤散加减治“口渴水泄”有效;可见五苓散类方用得也相当普遍。

  关于四逆汤类方及四逆辈之应用亦甚广泛,包括真武汤、理中汤、四逆加人参汤及干姜附子汤的应用。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初四日,以“中气郁遏,脾不化水,大肠有寒,不能腐熟水谷”,就曾先后用真武汤加味及附子理中汤调理。乾隆朝大学士张廷玉心脾虚弱,头晕心跳也曾以附子理中汤加减治疗。

  其他经方,如慈禧之用肾气丸加减治疗“肺不降,肝不调,肾不纳”证候;用芍药甘草汤加减治疗“肝气冲逆”“胸胁窜痛”。

  光绪帝之用防己茯苓汤加减治疗湿气下注足痛;用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胃气欠和,余湿未清”。

  说明朱丹溪在《局方发挥》中所称仲景医方为“万世医门之规矩准绳”,有其道理,值得深入研究。

  通腑治法在清宫医案中甚为常用。除了用承气汤类方剂外,也用凉膈散、当归龙荟丸等方寒下以泻实通腑;有时也用控涎丹以攻逐水饮;用礞石滚痰丸以祛实热顽痰;用大黄附子汤和温脾汤意以温通开结等。

  至于日常应用大黄为茶为饮,以清热、通腑、健胃等,也甚为多见,剂量有大至每日五钱者,实岀乎笔者之预料。

  如乾隆朝十五阿哥福晋于乾隆40年9月14日所用之清解和中汤内就用了枳实、酒军、厚朴各一钱五分。

  又如嘉庆朝二阿哥福晋“原系停饮受凉之症”,治疗后,“胸闷疼痛渐减,惟里热未净”用调中润燥汤(油当归三钱,火麻仁三钱,郁李仁二钱,杏仁二钱,酒川军二钱,次生地三钱,生甘草五分,焦楂三钱,炒枳实一钱五分,引蜂蜜一茶匙,兑服),方中寓承气意,次日见好;后再加元明粉一钱五分冲服调理,“翌日诸症具好”;最后“用保和丸避风缓缓调理”。说明疗效突出。

  清宫通腑治法亦用于妇科月经病及幼科病。因大黄不仅可入气分调气止痛,且可入血分以推陈出新,宫中妃嫔多用之者。

  如咸丰朝贞贵妃于咸丰二年六月以“荣分未行,冲任之脉闭塞”配活血通经丸常服,方中用了酒军及玄明粉。

  通腑法之用于幼科,如宣统三年七月,御医张仲元以溥仪“郁寒化热,以致肠胃燥结周身皮肤发热,口粘而渴,有时躁汗,腹中闷胀,身肢懒倦,谨拟古方调胃承气汤调理”,在此之前,还用过一捻金及酒军等;后因结合治疗谵语加清热化燥法而好转,时溥仪仍居紫禁城,年仅五岁余。

  除承气剂外,其他通腑方也多所应用,如道光朝孝慎成皇后以“膈间痰热,胸胁胀闷,夜间少寐,用药调治,诸病渐减,惟痰热尚盛”,“议用控涎丹五丸调理”。御医张新、苏钰等处方为:“大戟三钱面裹煨,白芥子三钱姜汁炒,甘遂三钱醋炒,共研细面,姜汁枣肉为丸,如桐子大”。应用次日,诸病渐减。

  按:控涎丹为《三因极一病证方论》方,又称子龙丸或妙应丸,通腑逐水力大,笔者曾以此方治肝硬化腹水有效,但以饭后服用为宜。

  凉膈散为《局方》中之著名而有实效之通腑泻火、清热解毒方剂,清宫中亦甚常用。如咸丰皇帝之激嫔于同治三年十二月以外感后“胸满头眩,咽嗌肿痛,身肢酸软,时有烦躁”,御医冯铨处方凉膈散加味治疗。

  又如道光朝之顺常在,于道光十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以“肺胃热盛,处受风凉服过疏解柴葛等汤,牙龈溃破出脓,咽喉肿痛俱减,惟温热未净”,御医回清泰予“内服加减凉膈饮,午晚二贴,外仍吹牛黄散调理”,获明显效果。

  一捻金亦通腑泻热良方,出自《古今医鉴》,亦见于《医宗金鉴·幼科心法要诀》,由大黄、槟榔、二丑、朱砂、党参、金箔组成;清宫配方,则由人参、牛黄、二丑、槟榔、生军、朱砂组成,稍有出入,但方义大致相同。

  此方原治小儿内热积滞,停食停乳,痰涎壅盛,咳嗽气促,胸腹账满,惊悸不安,二便不利等证,效果甚验,流传至今而不减其声誉;其治小儿肺炎亦验。

  清宫除幼科临床用之者外,其妙处在于成人亦应用此方;如慈禧常苦于“肝胃郁热”之患,除清肝常用羚羊角外,清胃则常用熟军和一捻金。

  在用法上,也有多种不同,如道光皇帝之四阿哥及四公主等用之,或就汤剂饮服,或用以为引,或蜜水调服,均颇合理。

  综观清宫医案中通腑法应用之经验,或兼滋阴,或兼助阳,或兼宣肺,或兼清火,或兼活血,或兼开窍,运用上之得心应手,实可为今天所借鉴。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mengshi/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