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礞石 >

9人卖假药被诉(图)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礞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开庭前,因为来旁听的家属太多,法庭内座位有限,工作人员搬来几条椅子。“被告人都在押一年了,家属大老远赶来,不能不让他们进来看一眼,”法庭书记员说道。当天9:50,9名被告人被法警带进法庭,踏入大门的一刻,他们都在用目光搜索着旁听席中的家人。而此刻,旁听席上早已哭声一片。

  被告人们身着便服,其中三名被告人穿着一样的横条纹上衣,显然是看守所为他们特意准备的。有意思的是,每个被告人头上都戴着一个白色头盔,直到在位子上坐定,头盔才统一被法警摘去,放在一旁的地上。一名法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出现过被告人在押送路上撞头,戴上头盔是为了保护他们。”

  9名被告人分为两排,身后坐着他们的16名家属,不大的法庭显得格外狭小。主犯柳某雇佣的8人多为90后,最小的今年不过20岁,他们大多为老乡。其中,一名女被告人王某在来北京务工前是宁夏某县中心小学的教师。

  据北京石景山区检察院指控,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间,被告人柳某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快递公司发货向他人非法销售礞石滚痰片、复方溴化钠片、降糖通脉片等药品,非法获利9.3万余元;向他人销售假药癫痫舒康胶囊,销售金额共计3130元。2013年11月至2014年5月间,被告人柳某雇佣被告人刘某、王某、韩某等8人,将千年牌铁皮枫斗胶囊作为药品向多名被害人电话销售,并通过快递公司发货,销售金额共计18万余元。

  柳某称:“我也是在这个公司打工的。”据他介绍,2012年,他与家人闹矛盾,就负气来到北京打工。“钱都花完了,我后来就露宿街头。”一晚,柳某走到一家公司门口,就地睡了一宿,第二天看到这家公司在招人。“他们拿出一些药,还拿了药品检测报告、国家规定的价格表。”柳某称自己当时没有产生怀疑,不知是假药。“我当时急需工作,就答应了。”吃住全包的工作,让柳某很满意。不久后,老板派他与某快递公司的负责人江某签订发货协议,由该公司负责发药物。

  庭上,柳某将责任全部撇给了自己的老板。公诉人问:“为什么他不亲自去签合同,为什么你留给江某的银行账号是你父亲的?”柳某直呼冤枉,认为是遭到老板的欺骗。“我现在回头想想,他资质不全,可能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庭审中,柳某极力否认自己也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之所以负责公司各项杂事,是因为“老板相信我”。对于公诉人的提问往往不知所云,顾左右而言其他。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mengshi/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