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礞石 >

中一药业:传承精粹三百年 敢谱新章终如一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礞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岭南,自古便是中医药发达之地,民间药店发展非常普遍,尤以南方的商业中心、繁华之地广州为甚。在广东现存的“中华老字号”里,主业为中医药的百年老店为数众多,甚至约要占去本省老字号名单的三分之一强。

  左图为上世纪70年代手工生产大蜜丸。右图为上世纪80年代末消费者买胃乃安。

  岭南,自古便是中医药发达之地,民间药店发展非常普遍,尤以南方的商业中心、繁华之地广州为甚。在广东现存的“中华老字号”里,主业为中医药的百年老店为数众多,甚至约要占去本省老字号名单的三分之一强。

  繁多的中药老字号,商号取名多与创始人相关,如陈李济、王老吉、潘高寿等。在透着古味的同业中间,广州白云山中一药业有限公司的品牌“中一”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而300多年的岁月中,融合37家企业于一身的发展历史,同样在业内独树一帜。

  这家古老又年轻的百年老店,既传承了安宫牛黄丸、保婴丹等传统古方,也推出了中一消渴丸、胃乃安等特效新药,但“嘘寒问暖,始终如一”的企业宗旨却至今未变。这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究竟是如何应对新时代的挑战,实践着“国粹”中医药的现代化?在当下创新成果的背后,又有着怎样荡气回肠的故事?

  中一药业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662年(清康熙元年)创建的“始祖”黄中璜药店。但后来成为中一药业发展主体的药店,则是广东番禺人潘务庵创办的保滋堂。

  据史料记载,潘务庵从小就聪敏好学,立志研究中医诊断、治疗和药物等科学,其后又得名医的精心指导,终于成为当时遐迩敬重的“大国手”。清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潘务庵在广州双门底(又名四牌楼,即今北京南路)开办保滋堂药店,既诊病又制售中成药。

  潘务庵在行医中,看到风、寒、暑、湿、火、燥等六淫之气变化无常,致使小儿患急惊风来不及抢救而丧生。患儿家人之痛心,令潘务庵深感中医中药救死扶伤的责任重大。有一次,邻居两岁大的婴儿感染温暑,发热流涕,烦躁抽搐,突患急惊风,他根据自己以往治疗的经验,以疏风清热、化痰定惊为主治,悉心研究治疗对策,经反复临床实践,终于研制出“保婴丹”(又名通关散),因疗效显著,一时供不应求。

  保婴丹所用药材包括珍珠、牛黄、冰片、麝香、琥珀、朱砂、蝉虫、天麻、天竹黄、白僵蚕、全蝎、防风、钩藤、白附子等。小儿患急惊风时,一用保婴丹通关,便可转危为安,收到神速的疗效。

  潘务庵在医疗实践上精益求精,以期达到“救病扶危”的弘愿。当时的保滋堂,除大量生产保婴丹应市外,又研制出六味地黄丸、归脾丸、十全大补丸、天王保心丹、知柏地黄丸、保和丸等6个品种。上述各种中成药因疗效好,代销的客户遍及大江南北,慕名前来求医求药的人络绎不绝。

  保滋堂声名远播,甚至得到了当时朝廷政要及达官贵人的赞誉和宣扬。清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时任两广总督的祁贡,便曾为保滋堂药店题写“养和种德”的匾牌(后俗称“养和树德”),意指行医制药之人,为百姓保养身心,品德高尚。

  中一药业的另一鼻祖,始创于1820年的马百良药店,也曾先后接受过清朝大小官员赠匾牌11块之多。其中有钦点翰林院修撰大臣崇琦拜给马百良先生的“金液银丸”匾牌,以及御赐进士及第翰林院修撰加一级梁耀枢为马百良先生题的“仁人利普”匾牌。

  而除了黄中璜、保滋堂、贵宁堂马百良药店外,此后兼并融合成为中一药业前身的知名药房,还有广芝馆、集兰馆、梁财信、刘贻斋等老字号,以个人名字或别名作号,在当时都享有盛名,至今也都已有二三百年以上的历史。

  这些药店生产的中成药有膏、丹、丸、散、茶、油、酒等七大类,不少药店将有效的验方和祖存秘方搜集研制为成药出售,不但为如今现代化的中成药之先声,也成为中一药业集纳各家所长的宝贵遗产。

  清道光二十六年(公元1846年)6月,成名之后的保滋堂为进一步扩充业务,由广州双门底迁至广州桨栏路64号注册开厂,铺面比以前扩大数倍,另建工厂和栈房,这也即是当时传统药店多采用的“前店后作坊”模式。

  当时,黄中璜、保滋堂、梁财信、马百良等这些药厂,虽然是“前店后作坊”式生产中成药的作坊,从药材的拣选、切铡、研磨、拌和至制成药丸、丹、散等全过程,都是靠手工操作完成,但每个小作坊都有其畅销的产品。如集兰馆的三蛇胆川贝末、犀黄丸、金锁固精丸、虎潜丸、人参再造丸;梁财信的熊胆跌打丸;马百良的礞石滚痰丸;卢畅修的安胎丸;黄中璜的调经丸、三达丸;橘花仙馆的清心牛黄丸、安宫牛黄丸、温热至宝丸等。其中橘花仙馆的安宫牛黄丸,保滋堂的归脾丸、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丸、安胎丸、蛤蚧定喘丸等产品,至今仍然畅销市场。

  鸦片战争后,西医西药传入中国,使中成药行业遭受极大的打击,不少民族资本家被迫停产、停业或迁移内地,其中保滋堂就停业达7年之久。1938年10月,日本侵略军入侵广州,保滋堂分店的厂房、货栈、铺面被炸毁。在日伪政权的掠夺和摧残下,业主纷纷被迫关门停业,四散另谋生路,广州医药工业一落千丈。

  抗战胜利后,欧美势力卷土重来,垄断了中国市场,货币贬值,苛捐杂税众多,使稍有生机的中成药企业重遭厄运。保滋堂药厂一次售出药品货款7万元关金券(当时纸币名称),转眼间贬值为1万余元。

  当时,广州中成药企业规模不大、境况惨淡,个别企业更是几乎陷于绝境。据公私合营时统计,37间私营厂合营时从业人员共有418人,平均每间有11.3人,最多的保滋堂药厂有48人,最少的宝山店只有1人。

  2001年,继此前并入广州中药四厂后,中药一厂迎来最后一次重组。这次,是为了解决广药集团另一家子公司广州众胜药厂(创制于清朝的“李众胜堂”,由9家私营厂合并而来)的亏损问题,中药一厂吸收合并了广州众胜药厂,资产规模进一步扩大,产品梯队也得以进一步完善。

  第二年,中药一厂迎来股份制改造,更名为“广州中一药业有限公司”,此后又加冠“白云山”品牌形成现名,坐拥“白云山”和“中一”两大中国驰名商标。而经过一系列的兼并和演变,曾经“前店后作坊”的小个体药店,已发展成为一家总资产7.5亿元,职工1200人的现代化大型制药企业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位列全国制药行业100强。

  “老字号品牌所积淀的厚重历史渊源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每一个百年老字号都必须注重传承。”白云山中一药业董事长、总经理张春波说,和一些老字号不同,白云山中一在传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屡屡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可谓是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企业。

  1981年,当时的中药一厂率先成立国内第一家企业“中成药研究所”,开国内中成药企业之先河。此后短短5年,涌现出10多个新药,其中就包括消渴丸、滋肾育胎丸、乌蛇止痒丸、白蚀丸、胃乃安胶囊、心可宁胶囊、鼻咽灵片等,同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医药科研人才,一度被誉为中成药研发的“黄埔军校”。

  而在技术创新之外,体制改革和品牌营销等方面的“创新”同样成为中一药业不断壮大的重要原因。1985年之后,国有企业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中药一厂实行厂长负责制,开始突出企业负责人在经营管理中的领导作用。随着一系列畅销新药问世,中药一厂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也开始跻身国内一流中成药生产企业之列。

  “要保持老字号的活力,必须在创新上下功夫,包括品牌创新、体制创新、机制创新、人才创新、经营理念创新、产品创新等等。”张春波说,近年白云山中一提出了“让老字号重新焕发青春”的方针,如在品牌上实施“白云山”、“中一”双驰名商标战略,充分利用“白云山”品牌的市场影响力,推动安宫牛黄丸等产品的市场销售。“安宫牛黄丸连续三年同比增长超过30%以上,今年预计6000万元以上,将成为继消渴丸之后的另一个明星产品。”

  “做一家百年老店,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好传承与创新。”白云山中一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春波说,中一是传统医药文化的传承者,同时也谱写了中医药文化的新篇章。正如中一药业350周年庆典时全国政协前副主席叶选平的题词“传承精粹 敢谱新章”,中一一直是中医药行业的领先者。

  在张春波看来,品牌是企业的生命,是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结晶,对于医药企业而言同样如此。张春波认为,老字号企业需要在老品牌与新发展中找好平衡,尤其是应该善于用现代企业制度使老企业焕发新活力,在技术、产品、服务、营销上不断创新。在充分注重保护老字号品牌的同时,还要善于运用品牌的价值,随着时代变化不断丰富老字号品牌的文化内涵。只有利用好、发展好、保护好“精髓”,才能让老字号企业谱写出绚丽的新篇章。

  在张春波的计划里,未来中一药业将以工业化和信息化建设相结合为支撑,谋求新一步的发展。除了积极向产业链两端发展,进一步抓好药材资源开发和品牌、市场服务渠道的建设拓展,还要积极向价值链高端发展——将经营和发展重点放在价值链上附加值较高的环节,做好省内外特色企业的并购,通过资本运作来实现创赢。

  350余年的漫长岁月,沧海桑田,往事难寻。不管是曾经的广州双门底,还是后来的广州桨栏路64号、佛山升平路48号,1669年诞生的保滋堂,都已随战乱纷繁的故事远去,隐没在日新月异的高楼之间。只有从留存的老照片里,依稀还可以看见其他几家老药铺昔日简朴的门脸。

  商号历经变革,企业起死回生,产品不断创新,记录着曾经辉煌的高官题字牌匾也已不知去向,但“养和种德”、“仁人利普”的精神,却口耳相传,延续至今。这家古老又年轻的百年老店,就是这样走过了悠长的历史,重新焕发出生机。

  如今,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12万平方米的新厂房巍然矗立。绿树成荫的厂区、宽敞的GMP洁净厂房,现代化的包衣生产线、检验室,壮观的高架立体仓库,造型前卫的营销大楼……旧貌换新颜,如今胜往昔。

  “我很早就用中一药业的产品啦。”家住佛山禅城的陈绍贤说。她上世纪60年代末从沈阳的大学毕业,之后便随任空军机械工程师的丈夫来广东工作。由于当时自己做供销跑业务,吃饭经常不准点,久而久之便患上了胃病。“有一年中秋节,吃了四个小芋头,就呕吐到住院了。”

  陈大妈回忆说,当时医生开了中药一厂产的胃乃安,发现效果不错,一年后胃病就好了。丈夫近两年患上了慢性鼻炎,她给丈夫买了中一的药,也成功治好了。“现在老百姓常用的便宜药不多了,中一这种国企产品有保障,价格也实惠,我是比较认的。”

  在陈大妈看来,除了物美价廉、品种丰富,中一药业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对消费者的嘘寒问暖。每次电话买药,中一药业的客户服务部都会打电话回访,让老人家感觉很温馨。

  从前店后作坊、公私合营、国有药厂再到完成股份制改造,白云山中一药业的成长历程,浓缩了中成药发展跌宕起伏的历史图卷,亦可以看作是华南中成药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350多年时光荏苒,让中一药业不但继承了众多传统名药,还形成了以治疗糖尿病以及消化道、妇科、外科、五官科用药5大产品线多个品种的产品系列,其中独家品种21个,拥有发明专利35项。

  百年老店的传承与创新,永远都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然而,正如张春波所说,老字号确实是金字招牌,确实具有值得诠释的辉煌内涵,但老字号同样有着无法回避的弱点:体制僵化,机制不活,产品滞后,设备落后,观念陈旧,并且大多有人员老化、亏损负债的历史包袱。如果囿于传统的体制和机制,抱守老字号的招牌,靠着单一的传统产品做生意,那么,金字招牌也会黯然失色。

  “在新世纪,老字号需要做好传承与创新的协调发展——既不能因为过于守旧而停滞不前,也不能随意改变而脱离历史传承。”张春波说,百年老店都有一个相对较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但在新世纪、新市场的当今时代环境下,并不能背靠青山吃老本。

  在他看来,白云山中一药业品牌的成功,是一种综合的成功。中一药业至今能否保持活力,既有长期坚持的改革创新,又有符合市场规律的宣传定位和传播战略。正是因为不断保持创新求变的精神,才让中一药业无论在企业品牌还是产品品牌上,都扮演着中药行业中的领先者角色。

  而对于更多的广东百年老店来说,如何从传统中汲取力量,面对这个不断变化的新时代,无疑是最应该思考的问题。中一药业的故事告诉我们,“老字号”和“现代化”之间,并没有什么无法逾越的鸿沟。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mengshi/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