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礞石 >

桐妈原创)不明就里的一些中成药——保婴丹、猴枣散、惊风散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礞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梧桐妈妈大小宝是一位亲自养育两个宝宝的妈妈。北京大学医学博士,曾任武汉同济医院主治医师,现为复旦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后,师从孙时进教授,主攻儿童心理学。著《夏娃的困惑》丛书。希望接地气地传播科学育儿理念及切身养育体会,让妈妈们真正感到育儿的乐趣和幸福。史上最为来势汹汹的育儿谣言粉碎机,誓当育儿界的方舟子,宝宝健康的卫道士!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水印未删,如有侵权,请告知更改!深表感谢和歉意!

  限于篇幅,梧桐妈妈就不再详细叙述每个药物的药理成分了。以下是我们常给孩子吃的一些中成药。梧桐妈妈之所以挑了这些,是因为这些药卖得非常火,不少妈妈列了个“育儿必备中药清单”,想方设法去港澳囤货,成分表却明明白白标示了含有毒物质(我主要挑一些我国国务院官网上发布的毒性中药品种)。其中还有些药被国外的药品监督机构警告或明文禁止。以供大家参考。

  我想,保婴丹应该是受世界各国批评管制最多的药了吧。咱们简单回顾一下,这个药被世界官方机构群起而“黑”之的全过程:

  2006年,澳门卫生署检出宝和堂保婴丹(其他还有猴枣散、小儿回春丹、八宝惊风散)样品微生物超标,澳门、香港两地卫生署勒令召回指定批次中成药。

  2011年5月,香港卫生署药剂督查检验“华佗”牌保婴丹汞含量超过限量标准约2倍(有关批次为内地生产)。卫生署发言人称:“急性水银中毒,可引发口部发炎,如长期摄入过量的汞,可引致神经系统和肾脏受损,幼儿尤其容易受危害。”

  2011年7月12日,香港卫生署要求香港济生堂制药厂有限公司召回包括保婴丹在内的5款中成药。香港卫生署调查显示,这5款药物被注入过多药粉,每款重量超标11~45%()。

  2014年9月,FDA收到纽约一个18月龄婴儿在服用余仁生保婴丹(香港的中药注册编号)后铅中毒的不良事件报告。其实,纽约市政府健康与心理卫生局早先就检验出余仁生保婴丹含高量铅。FDA称暴露于铅元素,可能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系统、肾脏的严重损伤。儿童如果长期暴露,即使剂量较低,仍可能影响智商、行为及其他认知功能。不过,当时FDA没公布具体含铅量、该儿童铅中毒的细节和服用剂量(FDA warns consumers not to use Eu Yan Sang(Hong Kong)Ltd.’s “Bo Ying compound”. )。

  2015年2月,加拿大联邦卫生部根据来自美国当局的消息,发表“外地产品警告”,指余仁生(香港)制造的保婴丹,早前在美国被验出含铅量高,之后美国FDA发出警告,呼吁消费者切勿使用该产品。联邦卫生部表示,上述产品没有获准在加拿大出售,当局至今没发现在当地市场出现,也没有接到有人服用后出现不良反应的报告。不过国民外出旅游时可能带回加拿大,本地消费者也能通过互联网购买。卫生部忠告国民切勿服用,至少应咨询一位医护专业人员(Foreign Product Alerts: Bo Ying compound. )。

  其实,它具体啥成分,我都没太搞清楚。大家趋之若鹜的香港产品,至少有五六种,内地品种也不少。把所有保婴丹的盒子翻过来看看,成分都不大一样。

  有记载的保婴丹最早的出处为明代嘉靖年间医家徐春甫编撰的《古今医统大全》:“小儿痘疮未出,每遇春分秋分时服一丸,其痘毒能渐消散,若服三年六次,其毒尽消,痘必出稀,可保无虞。”方子是“缠豆藤、生地黄、山楂、肉牛蒡子、辰砂(朱砂)、黑豆、新升麻、独活、甘草、当归、赤芍药、黄连、桔梗、连翘、苦丝瓜”。这是治什么的呢?原来是预防天花用的(琴纳牛痘疫苗的发明,可有效预防天花。1980年,WHO宣布全球已经消灭天花)!

  另一个出处,是把保婴丹跟七珍丹弄混了。传说清朝乾隆年间,有一位姓韩的宫廷太监,虽然不是御医,因家庭世代行医,医术精湛。当时,皇室婴儿常患高热不退,夜啼不安,惊风抽搐等急性热证,太医给些“白虎汤”、“犀角地黄汤”等清热熄风的药,效果不是很好。于是,有人推荐了通晓医理的韩太监前来诊治,韩太监掏出一颗神秘的祖传药丸给婴儿吃,才一两日光景,药到病除,婴儿热退神清,安然入睡。一传十,十传百,皇室家族成员都非常青睐韩太监的小药丸。由此,韩太监也非常受宠。太医和其他太监,当然心里嫉妒,还屡屡暗算韩太监,并时常琢磨着偷他的祖传秘方。韩太监自知飞不出这宫廷高墙,为了祖传秘方不至于到他这儿失传,便传于郝性同乡,以绢赠之,上书“欲儿安,七珍丹”。又书“天、犀、羚、牛、麝、蟾、沉”。郝氏怕生祸端,连夜把宫里的差使辞了,跑到山西开了个药店,名叫“德义堂”,他的后代将七珍丹药方代代相传至今,成为山西绛州一名药,家喻户晓,长盛不衰。民间还有“若要小儿安,月月不离七珍丹”的传言。

  上面那个韩太监祖传古方七珍丹由“明天麻、犀牛角、羚羊角、牛黄、麝香、蟾酥、沉香”七种名贵药材配置而成;现代配方中又增加了“朱砂、雄黄、天竺黄、蝉蜕、全蝎”等十几味中药,摇身一变,成功地跟保婴丹弄混了(反正都是给婴儿吃的……)。

  如今,市面上的保婴丹多是韩太监药方的变种,多与徐春甫记载的成分相去甚远(除了神药朱砂,不完全统计,小孩的方子,70~80%都有。古人是有多喜欢把重金属给孩子吃啊!)。品种五花八门,内地、香港的注册处方加起来有一、两百种。香港余仁生品牌跟其他多数品牌一样,一直没把所有的成分罗列出来。被美国FDA、加拿大卫生署警告后,如今的港版药去除了“朱砂、雄黄”这两味备受争议,时常走在风口浪尖的毒药,成分表改为“川贝母、防风、钩藤、法半夏、琥珀、天竺黄、重楼、薄荷、胆南星、天然冰片、蝉蜕”等。这劣迹斑斑的药,据说仍在售卖,只是不像过去那么容易买到了。竟然有不少内地的妈妈非常惋惜,抱怨药不好买,仍在高价求代购。

  徐春甫医生记载的方子,主要是治疗天花的;以韩太监祖传方子变化出来的各式各样的保婴丹,主要治“发烧、惊厥、夜哭”等,也治感冒!也有些品种,加了这样那样的成分,说对肠胃好,促消化,防便秘。嗷……变成包治百病的神药了。

  其他的成分不知道有多大作用,其中最有用的就是朱砂、雄黄了,真能“包治百病”,感冒、发烧、抽搐、出疹、腹泻等等,简直无所不包——我们前面介绍过,古人很喜欢往婴幼儿的药里面加重金属,婴儿吃了烧退了,抽止了,痘去了,不怎么哭,每天傻乎乎昏睡,一时半会儿不拉肚子了,其实是神经系统和胃肠道毒性反应的表现啊!真别扯啥“君臣佐使、以毒攻毒”了,重金属吃进肚里,“请神容易送神难”,几乎没什么方法能快点儿排出来,还会一点点儿经年累月地蓄积起来。不然,如今那么多海鱼成了富集重金属的仓库(生物富集作用),怎么就没吃点儿什么拉出去哩。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是如此啊(如果不存在重金属污染,只是从自然界接触,人体还是能代谢、排泄掉的,只不过这些重金属需要与身体里的物质进行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清除速度非常慢。如今环境污染,甚至这样人为补充重金属,当然容易蓄积了)!

  总的来说,即使除掉朱砂、雄黄(均国务院令上榜),韩太监那治发烧、感冒、惊厥的方子及其变种,要比徐春甫医生治天花的方子毒得多。羚羊角、牛黄、麝香、蟾酥(国务院令上榜)、冰片、钩藤等前面介绍过了,其他成分中,已知有毒性的也不少,包括大家非常信赖的各路香港品牌:

  川贝母:含大量生物碱(不同种类的川贝母含生物碱各不相同),可使实验动物血压下降,并伴有短暂的呼吸抑制,以及血糖升高。临床上有因服用贝母出现心率缓慢、心音弱等心肌中毒现象和心源性脑缺氧综合征,大剂量服用贝母能引起全身出血、血压下降、急性肾功能衰竭;

  法半夏(国务院令上榜):由半夏炮制而成。半夏是天南星科植物,全株有毒,块茎毒性较大,生食0.1~1.8g即可引起中毒。存在口腔、咽喉、胃肠道粘膜及神经系统毒性,肾毒性。对口腔、喉头、消化道粘膜均可引起强烈刺激;服少量可使口舌麻木,多量则烧痛肿胀、不能发声、流涎、呕吐、全身麻木、呼吸迟缓而不整、痉挛、呼吸困难,最后麻痹而死。有因服生半夏多量而永久失音者;

  重楼:其中的总皂苷有肝毒性,大于一定浓度有溶血作用,并有生殖毒性,超量使用会对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心脏等造成损害;

  天麻:易致过敏。中毒剂量40g以上,潜伏期1~6小时,因人二异。不良反应有头晕、恶心、胸闷、皮肤丘疹伴瘙痒等,个别会出现面部或全身浮肿,甚至脱发;

  胆南星:由天南星的细粉与牛、羊或猪胆汁经加工而成。天南星有毒(国务院令上榜),根头含有毒的生物碱;根、叶、茎都含苛辣性毒素。副反应主要为咽喉烧灼感,口舌麻木,舌强流涎,咽颊充血,张口困难,口腔糜烂等;

  薄荷:唇萼薄荷(普列薄荷)中胡薄荷酮为主要成分,有肝毒性,其可迅速耗竭肝脏的还原型谷胱甘肽。薄荷呋喃是胡薄荷酮的代谢产物,也有直接的肝细胞毒性。此种薄荷不应食用,其它的薄荷可以食用。动物实验表明薄荷中的薄荷脑、油对哺乳动物具有较强的麻痹作用,若过量服用会导致呼吸麻痹而死亡;

  白附子(国务院令上榜):为毛莨科植物乌头的子根,中医都知道它有毒。其毒性成分主要为乌头碱,剧毒,口服0.2g即中毒,其结晶2~4g即可致死。其慢性蓄积毒性为肝毒性、神经末梢损害等;急性中毒表现为心脏毒性(易致恶性心律失常),还有神经毒性、皮炎等;

  硼砂:中毒症状为呕吐、腹泻、红斑、循环障碍、休克、昏迷。成人中毒剂量为1~3g,婴儿致死量为2~3g,可在体内蓄积;

  麻黄:含麻黄碱,有兴奋作用,心率加快,血压升高。含麻黄碱成分的复方感冒药,4岁下幼儿禁用;

  全蝎/淡全虫:含动物蛋白,可能导致过敏,严重者可导致血尿、蛋白尿、糖尿等。它含神经毒性蛋白质,不良反应报道很多,常见的是全身剥脱性皮炎、剧烈腹痛、呼吸抑制、神经系统毒性反应、心血管及泌尿系损害。曾有服用全蝎酒致死的报道,也有严重过敏反应,导致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症死亡的病例报道;

  僵蚕/羌蚕:家蚕幼虫感染白僵菌而死亡的干燥体,易致过敏、皮疹。它的成分很复杂,包括神经毒素、蛋白质变性分解产生的毒素、细菌污染产生的毒素及其体内的变形虫等,极易中毒,儿童更甚。其中毒反应报告中,100%的患者出现中毒性脑部及变态反应性脑病,主要表现为锥体外系症状,如四肢震颤、走路不稳、抽搐、昏迷甚至死亡。部分患者伴随有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血液系统、呼吸及泌尿系统不良反应;

  天哪噜,这哪里是“保婴丹”,分明是“毒婴丹”啊!梧桐妈妈惊呆了,各种各样的方子里,除了“蝉蜕、琥珀”好一点,简直找不到几个没毒的药好吧……有的还是剧毒药品,受到国家管制,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配方表中!心肝脑肺肾,浑身上下没哪个脏器不损一损的,很多毒药还没多少办法快速排出。如果你非觉得这些毒药放一起,就能以毒攻毒了,剂量还不标明,我也无言以对,那至少也得做些实验,检测一下吧?而且,别忘了,这些毒药是放在一起给孩子吃的!你真的愿意给孩子吃重金属、牛羊角、牛结石、蟾蜍毒素、蝎毒……反正,打死我也不肯给孩子吃的。再说感冒发烧,大多是病毒感染这类小毛小病,很多时候不吃药也很快能好;想吃药的话,也有大把国际上研究得透透的安全药物供选择,效果好又便宜,干嘛非要吃这些又贵又可怕又不明就里的毒药大杂烩呢?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这药是给多小的孩子吃的。香港的盒子上说明:初生至一个月内婴儿,每日一次,每次半樽。一个月至两岁婴儿,每日一次,每次一樽。两岁或以上小童,每日一次,每次两樽,可连服多日。如作保健用途,可每星期服用一次,服量如上。长期服用本药,请遵医嘱。内地的盒子上说明:0至6个月小儿,每次服半瓶,每日1次。6个月至1岁小儿,每次服1瓶,每日1次。1岁至2岁小儿,每次服1瓶,每日2次。2岁以上,每次服1瓶半,每日2次。

  啧啧啧,刚出生就能吃,还能当保健品,一直吃……妈妈们看到这字样,是不是放心得不得了?细思极恐。事实上,真有照料者怕孩子感冒,经常喂给他吃来预防的。还有不少妈妈在网上发帖介绍经验,说孩子晚上不哭了,吃饭香了……梧桐妈妈又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又是让妈妈们趋之若鹜的香港神药之一。目前市面上常用的国产方子是“茯神、薄荷、钩藤、双花、防风、神粬、麦芽、竺黄、甘草、梅片、真珠、琥珀、猴枣”。妈妈们最喜欢购买的几个港版方子是“防风,畺活,连翘,冬桑叶,蝉蜕,天花粉,白芍,桔梗,胆南星,川贝母,天麻,栀子,天竹黄,琥珀,猴枣”;“胆南星、甘草、钩藤、制关白附子、蝉蜕、冰片、珍珠、牛黄”;“猴枣、竹黄精、胆南星、防风、川贝母、生甘草、法半夏、陈皮”。

  限于篇幅,梧桐妈妈就不一一介绍每味药物了。我们已经对薄荷、钩藤、竺黄(天竺黄)、甘草、冰片(梅片)、胆南星、川贝母、天麻、白附子、牛黄、半夏有所了解,其他含毒性的物质,梧桐妈妈来帮你梳理一下。

  猴枣:为猴科动物猕猴、短性猴等内脏的结石,多为胃结石。倒没发现多大坏处,但……呃,怪恶心的。猴子的胃消化不了的东西,给孩子吃?好在猴枣珍贵,虽然这些药起名为猴枣散,含猴枣的量反而是最少的。现在多拿山羊体内的结石替代(嗷,还是挺恶心);

  天花粉:含皂苷,有肾毒性和肝毒性,可导致肾脏、肝脏损害,并能导致流产、畸胎、过敏反应;

  桔梗:服后能刺激胃粘膜,剂量过大,可引起轻度恶心,甚至呕吐。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慎用,剂量也不宜过大。桔梗皂甙有溶血作用,不能用于注射,口服后在消化道水解破坏,无溶血作用。大量服用可导致心房纤颤、低血糖;

  栀子:主要是致泻。去乙酰车叶草甙酸甲酯有泻下作用,服用6小时后开始腹泻。羟异栀子甙亦有导泻作用,服后3小时开始作用。栀子甙、栀子甙酸的导泻作用较弱。动物试验中,栀子甙有肝毒性。

  其实,不久前,方舟子爆料,猴枣散含细辛。它含马兜铃酸,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损伤。除此之外还含全蝎,也有毒性。一时间网上吵得沸沸扬扬,也有不少专家跳出来又拿“君臣佐使”说事。不过,马兜铃酸这个东西非常强悍,很少量即可中毒,身体几乎没办法代谢排出,然后慢慢地损害肾脏。这个过程十分隐匿和漫长,可以几个月,几年,甚至数十年之久!问题是,貌似没有发现能拮抗马兜铃酸的药物,不知道这君臣佐使是怎么起效的,至少也得检测下吧?事实上,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材非常多,其慢性肾损害问题让很多医药学家倍感苦恼。

  另外,这药也跟保婴丹一样,曾经出过问题。2011年5月6日、7月12日,香港卫生署接连召回多款儿童中成药,“华佗”牌优质保婴丹、万应保婴丹、万应猴枣散等均在召回之列,原因是汞含量、药粉重量超标。其实,我国也不建议频繁使用,早在1997年,我国中医药管理局已将猴枣散、保婴丹这两种药物列入中医儿科急诊必备药,并规定保婴丹及猴枣散只能在抢救时应用(急救……)。

  而我们现在主要拿它干嘛?还是治感冒,主要治咳嗽、痰多,也治发烧、抽搐……

  我们听名字就能猜到,这药里面八九不离十又含“朱砂、雄黄”了。儿科中药方子很多都含这两种剧毒药,就是为了取“祛风、止惊”的“药性”。那么,专门拿来“止惊”的惊风散,怎敢错过这两味儿科神药?

  i.小儿惊风散:“朱砂、雄黄、全蝎、炒僵蚕、甘草”。功效是“镇惊息风”主要治小儿惊风、抽搐、神昏等症;

  ii.小儿惊风七厘散:“牛黄、人工麝香、雄黄、天竺黄、琥珀、蝉蜕、全蝎、僵蚕、胆南星、天麻、钩藤、白附子、紫苏叶、法半夏、薄荷、羌活、独活、白术、山药、白芍、陈皮、天花粉、黄连、厚朴、黄芩、栀子、猪牙皂、龙齿、茯苓、甘草、冰片、朱砂、芒硝”。功效是“祛风化痰、解热镇惊”,主要治感冒咳嗽有痰、惊风抽搐,呕吐、腹痛、腹泻也治(没感冒,只抽筋,就吃小儿惊风散;着凉感冒、吃坏东西、抽筋,就吃小儿惊风七厘散)。

  iii.八宝惊风散:“天麻、天竺黄、全蝎、钩藤、牛黄、麝香、栀子、金礞石、珍珠、沉香、冰片、防风”等19味中药材。另一个方子为“珍珠、燕窝、黄连、钩藤、苦杏仁、半夏、麦芽、茯苓、桔梗、陈皮、神曲、甘草、琥珀”等。治的方向跟小儿惊风七厘散差不多,睡不好、肚子不舒服、不想吃东西、呕吐、感冒咳嗽等。

  iv.珠珀惊风散:“珍珠、琥珀、牛黄、天竺黄、胆南星、僵蚕、全蝎、钩藤、人中白、蝉蜕、麝香、山药、朱砂、冰片”。治的方向是夜啼、惊跳痰多、高热惊厥等。这方子历史最悠久,它是厦门市最古老的(于1552年,即明嘉靖年间创设,距今已有430多年历史)“怀德居老药铺”的传统产品。

  看看看,“朱砂、雄黄、全蝎、僵蚕、附子”,其他还有“甘草、天竺黄、胆南星、天麻、钩藤、半夏、天花粉、黄连、黄芩、栀子、冰片、沉香、桔梗”……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有多毒了吧?尤其是那专治惊风的五味药方,简直是“五毒俱全”啊!赤裸裸地将孩子毒晕,放倒,这疗效……简直了!

  芒硝:是一种矿物,主要成分是硫酸钠,当泻药用。内服水解后产生大量的硫酸根离子,不易被肠粘膜吸收,存留在肠内形成高渗溶液,使肠内水分不能被吸收,肠内的容积增大,刺激肠蠕动而致泻;

  苦杏仁:苦杏仁苦味来自于它所含的苦杏仁苷。苦杏仁苷被肠道微生物的酶水解,产生有毒物质氢氰酸和苯甲醛。氢氰酸有剧毒,进入人体后能抑制多种酶的活性,特别是能使细胞无法利用氧,引起组织窒息,产生细胞中毒性缺氧症,轻则导致脑部缺氧严重、影响小儿智力发育,重则因呼吸麻痹而死亡。维生素C能够增强苦杏仁苷水解成氢氰酸,同时服用苦杏仁苷和维生素C能导致严重的氰化物中毒。苦杏仁苷的另一水解产物苯甲醛能抑制胃蛋白酶的活性,影响消化功能。体外实验提示,苦杏仁有一定致畸作用和促癌活性;

  猪牙皂:为豆科植物皂荚的果实,又名皂角。皂荚所含的皂荚苷有毒,对胃粘膜有强烈的刺激作用,胃粘膜被破坏而吸收中毒。初感咽干、上腹饱胀及灼热感,继之恶心、呕吐、烦躁不安,腹泻,大便多呈水样,带泡沫。并有溶血现象,出现面色苍白、黄疸、腰痛、血红蛋白尿及缺氧症状等。同时出现头痛、头晕、全身衰弱无力及四肢酸麻等。它也可影响神经系统,先痉挛后麻痹。严重者可出现脱水、休克、呼吸麻痹、肾衰而致死亡;

  金礞石:为变质岩类蛭石片岩或水黑云母片岩。主要含钾、镁、铝的硅酸盐,亦可含钒。铝对头脑有慢性损害作用。钒的化合物对动植物体有中等毒性,且毒性随钒化合态升高而增大,五价钒的毒性最大;VO2+为生物无效,而VO3-却容易被吸收;

  人中白:人中白,中药名。为人科健康人尿自然沉淀洁的固体物。人的尿!尿……

  龙齿:为古代哺乳动物如象类、犀牛类、三趾马等的牙齿的化石!化石……其矿物组分主要为磷灰石、纤磷石。

  反正,我不想给孩子吃朱砂、雄黄、全蝎、僵蚕,不想给他们吃厚朴、皂角、苦杏仁,也不想给孩子吃芒硝、礞石这种矿石,更不想吃化石、尿渣……就为了治惊跳、睡不好、发烧、高热惊厥、感冒、肚子不舒服!另,惊跳反射是正常现象好么,人家根本没病(具体详见《夏娃的困惑——全程实用母乳指导》一书)……

  明儿梧桐妈妈跟您介绍,一定不要蹚的“雷”偏方——白果、苍耳子、罂粟籽油、鱼胆。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mengshi/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