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好彩大全 > 藕节 >

《本草中华2》药材也有“人设”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藕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去年《本草中华》第一季拿到了豆瓣8.8的高分,颠覆了大家对中药传统、古早甚至有点老气横秋的偏见。上周,这档继续讲中草药的纪录片第二季在东方卫视等悄然开播,不少网友热议表示,第一集就看出了剧情片、探险片的感觉。这季导演林潘舒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这季共24种药材,也就是6集,江苏镇江的芦根,苏州太湖的枇杷蜜也在其中。为吸引年轻观众,每集的主题是一个“从对立中找平衡”的词语,比如“轻重”“刚柔”“黑白”“甘苦”,为此每集选择对应的4种药材也煞费苦心,“两两相对,暗藏机锋,看着它们,你能照见自己。”团队的年轻人还给每个药材做了个“人设”。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目前《本草中华2》才播出第一集,记者看到,这集名为“轻重”,这四种中药材分别是好吃的皂角米,袅袅余烟的酵母香艺,轻盈得像蝴蝶一样的木蝴蝶果子茶,以及从矿山里取回来的重金属药材——自然铜。

  中医科普类节目给大家的第一印象是刻板地介绍各种药理药性,然而这个节目中,四种中药材却被拍出了家庭故事片的感觉,“酵母香艺”是父子关系,“皂角米”是父母对女儿的爱,等等。比如“酵母香艺”,节目中,西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酵母制香技艺传承人赵秋实,梳着背头小辫儿,头发花白却神采奕奕。他的儿子并不喜欢这个技艺。开场就说制香技艺需要耐心与定力,甚至还有饮食禁忌,像在清修,挺难的。还有制作上的难,制香的水不是普通的水,需要去山高路远的终南山上取沉淀的雨水。制作时,药材、酵母剂量、混香手法也都有很精确的要求,稍有不慎,就会作废。这些也凸显了“轻重”这一主题。

  本草的故事最后还是要落到人与药材的故事和生活上,由此也出现了反差萌。赵秋实不制香的时候,其实是个骑机车、酌小酒、看球赛的老炮儿。赵秋实让儿子严格控制饮食,恪守香规半年多,终于在制作出满意的香的时候,也会亲自陪儿子出去吃一顿辣子。

  据林潘舒“剧透”,这次《本草中华2》中有两个药材取自江苏,在镇江拍摄了“芦根”,在苏州拍摄了“枇杷蜜”,都将在后续播出。

  林潘舒告诉记者,“芦根”归在“刚柔”这集,芦根是芦苇的根,《诗经》里的“蒹葭”说的就是芦根,它有清心解热等功效。拍摄地点就是镇江的世业洲,是长江边的一个小岛,上面有很多芦苇。被拍摄者今年40多岁,此前在外面习武15年,学医15年,回到镇江后师承一位92岁老药工,开始致力于研究芦根的功效,自己还研究出一个“三根汤”,即用白茅根、葛根和芦根一起熬制成清膏。

  至于为什么会归到“刚柔”这集,林潘舒告诉记者,虽然芦苇会随风飘荡,但它的根是很强韧的,更主要的是,芦根入药的工序很复杂,需要经过“九浸九晒”,“其实这些工序对应到我们的人生来说也适用,就是再三锤炼。而芦根水的药效又很柔性,以前民间就有‘春饮芦根水,夏喝绿豆汤’的说法。”

  苏州的枇杷蜜在“甘苦”那集,讲的是83岁老蜂农在苏州西山岛养蜂的故事。林潘舒表示,这里枇杷蜜品质非常好,因为湖水能形成自己的小气候,造就了当地的冬暖夏凉,西山岛上的枇杷花在冬季开得特别好,日照长花期短,枇杷蜜是冬蜜,本来就产量稀少,水分也少,所以浓度最高,适合入药。

  节目组拍了这位老蜂农的取蜜过程,林潘舒向记者透露,其实一年中适合取蜜的时间只有一两天,因为冬天气温低,蜜蜂只在中午才出巢,而这时蜜蜂的脾气也最暴躁,所以取蜜难度非常难,“老蜂农的儿子第一次取蜜时就双手被蜇,疼肿到没法拿筷子吃饭。”她告诉记者,节目中体现了人与蜜蜂之间的游击战,画面特别惊险刺激也好看。

  拍摄这些药材时节目组也发现很多有趣的故事,“这家养蜂人有个家庭传统,每年产的第一口枇杷蜜,都是要给自己的老父亲吃,这个习惯延续了几十年了。”林潘舒表示,这其中的“甘苦”特别明晰,对养蜂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辛苦的一天,也是最甜蜜的一天,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这一天甜蜜的背后是一年的等待。

  记者在看《本草中华2》第一集时的第一印象是,“嗯,熟悉的味道,怎么有点像‘舌尖上的本草’”,记者发现,不少网友有相似的感觉,“拍摄手法跟舌尖等美食纪录片很像”。对此,林潘舒不回避地表示,为了拓展草本药材的受众群,所以拍摄和剪辑上确实是在迎合年轻观众,特别注重让画面更清新一些,同时选材和解说词也更趣味,更贴近现代人的兴趣点。

  “其实我们团队很年轻,还有90后,大家在准备素材期间便爱上了山林中的那些小生命,进而发现它们有的萌、有的猛,或傲娇、或低调、时而热情、时而沉静、也会长大、也会告别……就创新地给每一种药材都做了‘人设’。”她具体介绍说,我们身边很多食物也是药材,是“大家熟悉的陌生草本”,比如银耳的人设是“小仙女”,仙人掌是“披着带刺盔甲实则内心软萌的少年”,芝麻是“傲娇地期待着伯乐的毕业生”,木蝴蝶是“隐士”,药墨作为文房四宝,很少有人知道它其实也是药材,是世界上最黑的药,于是团队就定位它为“神秘人”。

  最值得一提的是“自然铜“,被90后工作人员定义为“硬核战士”。林潘舒告诉记者,获得自然铜非常难,要下到几十米甚至几千米的矿区去采,资深矿工在暗黑又闭塞的地下矿洞都很难找到天然结晶的自然铜,“无法想象古人们是如何在没有灯的情况下,找到深埋在地下的自然铜的,我们节目拍摄地那里就有西周时期的古铜矿。关键是,古人居然能发现它可以入药的一面,刚挖出来的自然铜,其实是一味毒药,其原石中的硫化物有剧毒,不能直接服用。要对自然铜火煅、醋淬,到最终研磨变成轻盈药粉。”自然铜的采集已经在第一集播出,引得不少网友连连点赞,所以叫它“硬核战士”一点也不为过。

  《本草中华2》一共6集,这些故事既讲中药,也讲技艺,更讲中药人的坚持。在这些故事中,你能感受到中药之所以成“药”,所需要的那些缜密的、理性的步骤,同时也能感觉到它们背后的这些中药人,维护着中药文化、与中药哲学命脉相连的感性与动人。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oujie/1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