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瞿麦 >

胡枝子的异国命运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瞿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大明永乐四年,明成祖朱棣的弟弟、太祖朱元璋的第五个儿子、当时封为周王的朱橚出版发行了一本书,名叫《救荒本草》,以他的王府所在地开封为中心,收录河南北部、山西南部的植物400余种。这400余种植物里,历代本草书籍已记载的有138种,新增276种,每一种都附有木刻插图,其插图精准之处,远超后世的《本草纲目》。因此这本书虽说是救荒采摘指南,也可以当成植物图鉴来读。

  这新增的276种植物里,就有在古代日本歌咏诗篇里排名第一的胡枝子。“胡枝子,俗亦名随军茶,生平泽中,有两种叶形,有大小,大叶者类黑豆叶,小叶者茎类蓍草叶,似苜蓿叶而长大,花色有紫白,结子如粟粒大,气味与槐相类,性温。救饥:采子微舂,即成米,先用冷水淘净,复以滚水汤三五次,去水下锅,或作粥或作炊,饭皆可食,加野绿豆味尤佳,及采嫩叶蒸晒为茶煮饮亦可。”

  胡枝子之名要在这么晚才见于书载,诗经楚辞里看不见它的芳名,唐诗宋词里找不到它的仪容,这么美丽的花,就没人赞美,真是奇怪。中国古人可是对芦荻蓼莪等都要歌咏一番的,怎么就漏了胡枝子呢?它在中国山野常见得很,除新疆外,全国各地都有,无处不见它的花容,它的羽状复叶只有三片,得了个亲切的小名,叫“三妹子”。

  大多数地方管它叫扫条,枝条柔软堪用,可以用来扎扫帚或编篮筐。过去山林还茂密的时候,秋天上山打柴,遇上扫条就砍为柴薪,捆扎后拖回家。胡枝子枝条水分少、重量轻,砍下就烧,不用晒干。几千年来,胡枝子就以扫条的名目长期生长在中国的旷野山林里,并没有人欣赏它的美。

  明朝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它还只是柴火和野菜粗粮,到清朝也没把它当花看。道光年间植物学家吴其浚在《植物名实图考》里记载了它,也只是当地赤脚医生的一味药:“俚医以为被血之药。”

  中国古诗的巅峰是唐,清康熙年间收编汇帙的《全唐诗》约五万首,出现最多的植物是松和柳,分别是3500余次和约3000次,百花里荷和莲二位仙子联袂出场才不到2000次,梅花刚过1000,菊花不到800,唐朝人那么喜欢的牡丹才222次。说什么“自李唐以来,时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云云,明明是爱莲的人更多,用一句章回小说里常见的话说,这叫“有诗为证”。

  与唐朝差不多同时期,日本奈良年间(公元710~784)出版了名叫《万叶集》的诗歌总集,收录了自4世纪至8世纪中叶的长短和歌共4850余首,在这近5000首和歌里出现了60余种植物,第一名便是胡枝子,以140首之多稳坐冠军之位,其次是梅花,第三是橘,第四是芒草,第五名才是后来居上的樱花。当时的日本不是樱之国,而是萩之国。

  萩这个字,中国本来有,原义是蒿,也通樵,柴火之意(日本之名倒也暗合中国古义)。但在日本,却算日文汉字,是自造的,另有其意,意思就是胡枝子。胡枝子是秋天的开花草本,因此在秋上加草字头。

  孟秋时分,阴气渐重,露凝而白,日本古人写胡枝子诗,必和以霜华白露,和以南归北雁,和以秋原之鹿。一曰“旷野萩花落,途边霜露生。夜深霜露重,衣湿也前行”;二曰“过雁鸣声苦,相思落泪多。庭前萩叶上,露湿奈君何”;三曰“秋日胡枝子,凋零已可哀。如何山下鹿,又送此声来”。胡枝子生于林野草原,这些地方古时多鹿,有和歌唱道:“胡枝子旁雄鹿立,朝露如珠犹未消”,清少纳言在《枕草子》说“尤其是雄鹿特别喜欢到这花旁边来,也是很有意思的”,胡枝子又名鹿鸣草便是为此。

  胡枝子的枝条长而柔软,白露时节露水凝重,早晨远行的人看见胡枝子的花枝上沾满了露水,将枝条压得卧到了地上,觉得这是很伤感的情景。《万叶集》里的歌人唱道:“试折胡枝子,萩花尽落英。惜哉枝折后,白露也同倾。”但在宫中女官清少纳言眼里,朝露日晞那也是很可爱的:“胡枝子原先看起来是挺沉重的样子,待露晞之后,径自枝动,也无人触摸,竟会忽然向上弹起,有趣得很。”

  不管是感伤露重湿衣人难行,还是欣赏露浓华重待日晞,这都带着强烈的“物哀”之象,是古时的人们注意世间万物细微之处的怜惜与赞叹,并表达出来。日本植物史学家中尾佐助曾说过:“胡枝子不属于原生林植物,是在原生态破坏后的松林二次林中很显眼的植物。跟胡枝子相关的诗歌很多,说明《万叶集》时代自然已经被人类行为破坏,所以周围胡枝子相当普遍。如此,在破坏自然的过程中,产生了日本最初的美学。”

  秋天的原野上草花已然不多,奈良时期园艺尚不发达,能移植在庭园的花木更少,人们从开垦过的林地边缘和草坡上看见了开紫红色花的胡枝子,长条柔枝,碎花引蔓,怎不眼前一亮。《万叶集》中胡枝子出现得这么频繁,可见当时日本的原野上曾遍生萩花。他们从胡枝子开始,于草丛中捡拾出了七种草花来描摹秋日之景,开启自然之门。

  翻译过来就是胡枝子、芒、野葛、瞿麦、女郎花(败酱)、兰草(佩兰)、牵牛(现在也有换成桔梗的)。女郎花这个名字很美丽,中国的名字则很不美丽,叫败酱,鲁迅先生早在《桃色的云·序》里说:“有中国虽有名称而仍用日本名的。这因为美丑太相悬殊,一翻便损了作品的美。如女郎花(Patriniascabiosaefolia)就是败酱。”败酱得名,是因为它的根有一种坏了的大酱味。

  在《万叶集》的时代,胡枝子除了是伴着露水带着伤感的花,同时也是爱情之花:“爱人植花慰相思,秋深胡枝花盛开。”另一首咏唱爱的胡枝子之歌因有了地名实指显得与众不同:“宫城野外胡枝子,萧然含露待秋风,如我思君待君至。”有了爱情的渲染和加持,平常的胡枝子也有了不一样的情怀,提到宫城县,必说胡枝子,胡枝子早已成为宫城县的名片。

  凡做诗,咏物必得咏人,有故事和情感注入方是好诗。最有名的胡枝子诗是伴着一名女子在月下出场的,记录下这个场景的是日本著名俳句大师松尾芭蕉,他把这次偶遇记录在他的书里。芭蕉有一回在乡间漫游,夜宿小店,听见邻舍有女子在哀叹世间艰难,想去投身佛门。清晨上路,此女与芭蕉在门口照面,问道能否携带同往伊势神宫。芭蕉则说一时困顿不算什么,天照大神会照看你的。芭蕉于晚间记日记,写道:夜宿旅店妓为邻,秋月朗照胡枝子。

  秋天的夜空明净清澈,秋天的月亮寒光清辉,秋天的胡枝子开着紫红色的小碎花,一串串沾湿了露水重重垂下,到了朝日升起,露水蒸发,花枝自会弹起。它只是乡野间寻常的花草,但有明月相照,花影别有风致。这般的明月,也照在这个贫苦可怜的女子身上,便如胡枝子般楚楚动人。

  植物档案:胡枝子,豆科胡枝子属,全世界约60余种,分布于东亚至澳大利亚东北部及北美。我国产26种。全属大多为草木和小灌木,耐寒,耐盐碱,耐瘠薄,耐旱,喜光但可以长在大树下依然生长良好。嫩枝、叶可做饲料及绿肥;又为蜜源植物;还可固氮。

本文链接:http://theimclub.com/qumai/342.html